香港再無“渣渣輝”

摘要:不難發現的是,此前的香港演員大多都是港劇出身,然後轉向更為“神聖”的電影領域,而現在的演員更多是聚焦在電視劇上,真正的“電影咖”則少之又少。

“1997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電影《甲方乙方》最後,葛優緩緩道出這樣一句旁白,至今被很多觀衆津津樂道。而将這句話放在香港電影身上,無疑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港片衰落,是這些年頻繁聽到的論調。但《無雙》《反貪風暴》《掃毒》《使徒行者》...近來接連出現的幾部爆款卻給出了有力反擊。看向這些作品,演員無非也圍繞在周潤發、郭富城、古天樂、劉德華、張家輝這幾個影帝身上。跟撐起香港黃金年代一樣,現在撐起港片大旗的,仍然是觀衆眼裡的這些熟面孔。

▲ 圖片來源于網絡

 然而,劉德華58歲、郭富城54歲、張家輝52歲...對于普通人來說,這樣的年紀已經接近法定退休年齡,略顯“年輕”的古天樂也已經49歲了,64歲的周潤發甚至過了花甲之年,但他們依然在電影這一銀幕戰場上拼殺。前不久,在電影院觀看《使徒行者2》時,旁邊的朋友便小聲湊過來說:“你看這些演員真的是老了啊,臉上的皺紋都那麼明顯了。” 是啊,他們真的都“老”了。香港電影的那個黃金時代也真的逝去了,對此,我們也隻有懷念。 其實不難發現,現在活躍在銀幕上的這些香港演員大多都是60後,成龍、周潤發、梁家輝、任達華等屬于50後,1970年出生的古天樂則是新一輪的代表。此後,同為70後的劉恺威、鐘漢良、馮德倫,以及80後的餘文樂、陳偉霆、李治廷等等,不管是戲路還是個人形象,都跟以往的這些影帝們有着不小的反差,而從崛起的演員數量及各自取得的成就來看,兩者也尚不能相提并論。90/00後一代,我們能記得的香港演員又有誰呢? 

黃金時代後,香港演員可謂迎來斷層。注:由于目前活躍在銀幕上的香港演員主要以男性為主,男演員也是香港黃金時代的貢獻主力,因此本文我們也主要圍繞香港男演員展開探讨。

那些黃金時代崛起的影帝們

提到黃金時代的香港演員,不得不提的就是TVB(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1967年,利孝和、祁德尊、邵逸夫等人正式創辦TVB,香港影視創作之路由此進入新征程。到1971年,逐漸走上正軌的TVB為培育演藝人才,創設“藝員訓練班”。由于門檻低,很多懷有演藝夢想的人都通過此尋求出路。慢慢的,幾乎90%的香港演員都誕生在了這裡,這個原本隻是供TVB“自産自用”的訓練班也成了整個香港的“造星工廠”。 1974年,18歲的周潤發進入第3期藝員訓練班。那時,周潤發還是一個剛剛辍學,努力賺錢養家的臨時工。從訓練班畢業後,周潤發正式踏上演藝之路。當然最開始,他也隻是跑跑龍套,給别人做做配角。直到1980年,《上海灘》播出,飾演許文強的周潤發一時爆紅,隔年,周潤發主演的《胡越的故事》在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拿下最佳編劇獎,并獲得了最佳影片的提名,周潤發的電影之路也就此展開。 

▲《上海灘》中的許文強

 同樣是1981年,分别從中五(相當于内地高二)和香港理工大學畢業的劉德華和梁家輝走進“藝員培訓班”。這一年,已經是麗的電視台特約演員的周星馳也參與了考試,但未被選中。第二年,周星馳拉着發小梁朝偉再次報考。當時,梁朝偉還在電器行業做銷售,夢想是成為電器行的經理,然而陰差陽錯,本無心報考的梁朝偉被選中,心心念念想做演員的周星馳再次落榜。後來,周星馳在戚美珍的推薦下才如願進入培訓班學習,也算是走了個“後門”。這年,與周星馳、梁朝偉一同進入訓練班的還有吳鎮宇,這是他第四次報考,終被錄取。再隔一年,也就是1983年,因生病錯失去加拿大留學的劉青雲也報考了培訓班,并順利通過。 時間撥回到一年前,從訓練班畢業的劉德華正式簽約TVB,接連出演了《神雕俠侶》《鹿鼎記》等港劇,并憑借《投奔怒海》獲得第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與劉德華一同出演《鹿鼎記》的梁朝偉也憑借韋小寶一角成名。後來,劉德華和梁朝偉被TVB力捧,跟黃日華、苗僑偉、湯鎮業一起被打造成“無線五虎将”,成為黃金年代的一大美談。 

與劉德華同期畢業的梁家輝則未被簽約,轉而做上了記者的工作。在這期間,梁家輝與李殿馨(李翰祥之女)談起了戀愛,并被李翰祥看中帶進電影圈,出演了其所執導的《垂簾聽政》。1983年,梁家輝憑借鹹豐皇帝一角拿下第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獲封影帝。當時的梁家輝隻有26歲,至今都是金像獎曆史上最年輕的影帝。 

▲《垂簾聽政》裡的梁家輝

到1986年,周潤發憑借《英雄本色》中的Mark哥再次爆紅,拿下第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也讓黑幫英雄片走向潮流。

▲ 《英雄本色》裡的周潤發

 同年,周星馳被調入TVB戲劇組,接連出演了《哥哥的女友》《城市故事》等作品,逐漸嶄露頭角。到1990年,周星馳通過主演《一本漫畫闖天涯》确定無厘頭的表演風格。1994年,周星馳自編自導首部影片《國産淩淩漆》,上映後直接沖上香港年度票房排行榜季軍,轟動一時。 

▲《國産淩淩漆》裡的周星馳

 這一年,劉青雲出演的《新不了情》和《七月十四》都提名了第1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1997年,早因《生命之旅》中的奸角杜朗賢而出名的吳鎮宇,再次憑借《旺角揸Fit人》獲得第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獎最佳男演員獎。 雖然有着不同的成長背景,但借助“藝員培訓班”這方“小”天地,演員們都一步步走向榮耀。當然,除了培訓班,還有不少演員通過自己的“方式”成功在行業立足。 比如郭富城。其實郭富城同樣出身TVB的“藝員訓練班”,不過更準确的應該說是舞蹈訓練班。1984年,“藝員訓練班”迎來改制,分藝員招募、舞蹈藝員招募和司儀招募。當時的郭富城由于在朋友聚會上即興跳了一段舞蹈而受傷,被上一家公司辭退,養好傷後到了一家空調維修店上班。某天,一個朋友看到舞蹈班在招募,想起郭富城在聚會上的精彩舞姿,便拉着郭富城一起報了名。最終,郭富城從3000人中脫穎而出。 

▲《九一神雕俠侶》裡的郭富城

不同于其他人,早期的郭富城雖然也出演過不少作品,但他的出道還依賴歌舞。直到1991年,紅極一時的郭富城與劉德華合作拍攝了《九一神雕俠侶》,憑借飾演的反派銀狐一角被第11屆香港金像獎提名最佳男配角,由此郭富城的演藝道路也開始被關注。 另外還有成龍。比周潤發早一年出生的他最初以武師身份入行,通過給李小龍做替身、做特技演員等逐漸站穩腳跟,最終“打”出一片天地。1978年,成龍通過主演《蛇形刁手》改變了以往傳統功夫電影的硬漢形象,确立了喜劇功夫的表演風格。與成龍類似,甄子丹也是“以武入行”,出演了《蘇乞兒》《新龍門客棧》《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等影片。 

▲《蛇形刁手》裡的成龍

 而畢業于警察訓練學校的張家輝曾做過4年警察,甚至還去南非端過盤子、當過收銀員,後來經人介紹到萬能影業公司跑龍套、給明星做替身等等,1989年,張家輝正式與亞洲電視簽約,這才逐漸走上演藝之路。 當然,無論是以哪種方式入行,50/60後的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在八九十年代崛起,成長為香港演藝圈的領頭力量,造就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而到現在,香港電影的大旗依然被他們所扛着。俗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但他們或許沒有料到的是,除了出生在1970年的古天樂,“後浪”的來襲并沒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黃金時代後,香港演員斷層

香港演員的疊代中,古天樂是一個臨界點。 

▲《神雕俠侶》裡的古天樂

 1992年,古天樂以旁聽生的身份進入TVB藝員訓練班,随後開始了跑龍套生涯。直到1995年,古天樂與李若彤攜手出演《神雕俠侶》,并憑借其中的楊過一角被大家所關注,至今被奉為經典。2001年,古天樂離開TVB正式加入電影圈,拍攝了《河東獅吼》《忘不了》《寶貝計劃》等經典影片。到今年,從《反貪風暴4》《追龍2》到《掃毒2》《使徒行者2》,這背後都有着他的身影,足以稱得上是現在香港電影的“頭号招牌”。 古天樂之後,同為70後的香港演員還有鐘漢良、劉恺威、馮德倫、張智霖等等,80後演員有謝霆鋒、陳偉霆、餘文樂、李治廷等等。怎麼樣?相比于古天樂,以及那些50/60後的影帝們,是不是完全不一個畫風?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大多都是先以歌手身份走紅。 實際上,像鐘漢良、劉恺威都曾先後在90年代初加入TVB的藝員訓練班。其中,鐘漢良與郭富城一樣出身舞蹈訓練班。1995年,鐘漢良在台灣音樂人邰正宵的發掘下開始在音樂領域發力,并迅速在台灣走紅。這一年,劉恺威也成為香港Sony Music的簽約歌手,并參演了情景喜劇《真情》,正式踏入演藝圈。 

▲《菩提樹下》兩人同框

 1999年,鐘漢良逐漸轉向電視劇領域,開始進軍内地,拍攝了《一觸即發》《十月圍城》《何以笙箫默》等電視劇,《三人行》《賞金獵人》等影片。而劉恺威則在2008年才憑借《鳳穿牡丹》中的霍冬青一角被大陸觀衆所熟知。此後,劉恺威也出演了《盛夏晚晴天》《寂寞空庭春欲晚》《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電視劇作品,電影則很少涉及。 而馮德倫和張智霖直接是從歌手出道,然後向演員轉型——1995年,馮德倫客串演出《女人四十》和《霹靂火》,進入演藝圈,隔年,張智霖憑借《天地男兒》嶄露頭角。從2004年開始,馮德倫又轉型導演,執導了《大佬愛美麗》《俠盜聯盟》等影片,張智霖也出演了《陸小鳳傳奇》《反貪風暴》等系列影片。 到80後一代,出身演藝世家的謝霆鋒從小就被明星光環所圍繞,1996年正式以歌手身份出道,隔年主演了第一部影片《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并拿下第1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随後,謝霆鋒先後憑借《十月圍城》《線人》拿下第2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和第30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演員稱号,成為唯一一個金像獎大滿貫得主。 

▲《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裡的謝霆鋒

同樣在第2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上獲獎的,還有憑借《歲月神偷》拿下最佳新演員,以及憑借主題曲《歲月輕狂》獲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李治廷。這一年是2009年,也是李治廷出道的第一年,而像李治廷這類“出道即巅峰”的香港新人演員并不在少數。 

▲《歲月神偷》裡的李治廷

另外,模特出身的餘文樂在2000年因出演電視劇《青春@Y2K》正式進入演藝圈,随後出演了《無間道》《一念無名》《志明與春嬌》系列等電影。從2014年開始,陳偉霆也因在《古劍奇譚》《老九門》《醉玲珑》等電視劇作品中的演繹逐漸被大家所關注。 再到90後一代,90後的香港新生代演員有誰呢?百度給出的結果是這樣的。 

經曆了50/60後香港演員的崛起,以及70/80後的過渡,自香港電影黃金時代開始,香港演員到今天,也幾乎成了“後繼無人”的狀态。其實,對比50/60後和70/80後香港演員的發展之路,我們能明顯看到兩代人之間的差距。當然,新一代中不乏優秀演員,但要說企及前輩,還為時尚早。其中,最為明顯的差距便是影帝産出量少了。到目前為止,香港電影金像獎中,80後演員僅有謝霆鋒一人拿過,大陸金雞獎和台灣金馬獎更是無從查找,撐起影帝獎項的依然是50/60後那一批香港演員。而客觀來說,如果人才得以持續輸出,按照50/60後演員集中在八九十年代爆發的規律,70/80後演員發展到今天,也應該是一片紅火的景象了。但從現實情況來看并非如此。 

▲謝霆鋒獲影帝 新生代演員斷層背後,究竟有着什麼樣的原因呢?

市場疊代、人才培育能力下降、内地小生崛起...斷層背後原因探究

前面提到,香港演員的崛起,很大一部分推動力量來源于TVB的人才培育,人才到位後,加上百廢待興的娛樂産業、亟需滿足的觀衆需求,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就此鋪展開來。而繁榮的市場環境其實也不斷孕育着人才。這是一個互相成就的過程。 

▲左起:梁家輝、周潤發、郭富城

因此,黃金時代落幕後,香港演員成長的土壤也就此變薄。而關于香港電影的沒落,首先離不開1997年爆發的那場亞洲金融危機。在整個經濟下行的大環境下,香港自然無法獨善其身,經濟的動蕩最終影響了整個娛樂行業,項目減産、公司倒閉、盜版猖獗...香港電影就此走下神壇。此外,台灣投資方的撤資也給了香港電影緻命一擊。因為當時香港電影的制片成本更多是來自,需要供養自身五條院線的台灣。王晶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香港電影在歲月的長河中漸漸落寞,我最了解,那要從台灣電影市場發生變化開始說起,台灣市場的崩潰,也是導緻香港電影産業沒落的最重要原因。”而台灣資方之所以撤資,一方面是受好萊塢電影的沖擊,另一方面是院商紛紛投向電影頻道,再加上盜版出沒,從而引發觀衆分流,導緻市場崩盤。 

▲《賭神》中的周潤發

與此同時,内地電影市場崛起,很多香港演員為尋求出路,紛紛北上。TVB這一曾經的爆款輸出地也面臨人才流失、作品質量下降的窘境,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人才培育能力的下降,優質年輕演員勢力鮮有擡頭。最終,2013年,那個持續了42年的“藝員訓練班”正式停辦。魏君子便曾提及,訓練班的停辦,“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香港)演員的青黃不接。” 其實,TVB此前的“藝員培訓班”機制有點類似與,當下國内的練習生培養模式,都是在“造星”。但不同于TVB的前沿思維,早期内地培養演員的方式尚不成熟,而且單純圍繞院校教育展開。但如今,随着内地電影市場的崛起,以及造星機制的完善,胡歌、雷佳音、劉昊然、黃景瑜等80/90後新生代演員正當時,這正好跟香港演員的年齡分布呈相反狀态,因此,香港新人演員在内地也很難有晉升空間。 

香港本土市場環境的衰落,内地電影市場的“沒位置”,擺在香港新人演員面前的更多是無奈。而面對一手造就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那些影帝們,後來的新人演員要想超越,本身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也并不是憑一己之力就能改變這一現狀的。 其實,從作品風格以及演員形象來看,黃金時代時期,不管是以周潤發為代表的黑幫片,梁朝偉為代表的警匪片,成龍為代表的功夫喜劇,周星馳為代表的無厘頭喜劇,都有着各自明顯的特色。反觀當下,影視作品風格不僅沒有明顯且成熟的類型化特色,演員人設也開始往“偶像劇風”傾斜,香港演員的硬漢形象在當下演變成了“霸道總裁”,逐漸被觀衆所诟病。即使是像《使徒行者2》《掃毒2》這類有着明顯特色,能代表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經典港片,也被“老”一輩演員所霸屏,不見年輕演員的影子。 

演員培育能力下降,投資方不敢冒險啟用新人,仍然選擇觀衆熟知,且有票房保障的演員,“老”一輩演員霸屏下,年輕的新人演員更難有出頭的機會,久而久之便形成如今這般境況。導演爾冬升甚至提到,不隻是香港演員,“香港影壇幕前幕後都有斷層”。

另外,不難發現的是,此前的香港演員大多都是港劇出身,然後轉向更為“神聖”的電影領域,而現在的演員更多是聚焦在電視劇上,真正的“電影咖”則少之又少。一方面是電影跌落神壇,不再像以前被大家奉為“高端”産品,另一方面,相比于電影,對于新人演員來說,接演電視劇角色要更加容易一些,再加上電視劇片酬高,新人演員紛紛棄電影而去,這也是年輕電影演員缺失的一大原因。 從繁榮走向落寞,香港演員斷層背後是香港和内地電影市場共同作用的結果,甚至在好萊塢電影大勢襲來後,也對整個中國電影市場造成影響。但優秀演員,尤其是新人演員的存在,始終是保證優質作品持續輸出,保持電影市場生命力的基礎和關鍵。倘若缺失,電影行業便失去了最核心的競争力。畢竟,即使是在再強大的演員團隊,也會有逝去的一天,電影行業的未來始終掌握在新一代的年輕人手裡。因而對于香港來說,扶持新人,鍊接斷代的香港演員,無疑是當下最刻不容緩的任務。

文 | 魏建梅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s://caifu76728.cn)轉載作品,作者: 魏建梅,責編:邢通。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喽,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确。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