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下神壇,榨菜為什麼賣不動了?

摘要: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來也巧,因為涪陵榨菜工廠處在長江沿岸,趕上三峽拆遷工程,涪陵集團因此獲得了1.4億元的拆遷款。正是拿着這筆錢,涪陵榨菜的曆史從此改寫。

萬萬沒想到,榨菜突然火了。

這緣于台灣的一檔政論節目。這台灣一檔名為《關鍵時刻》的談話節目中,一位“财經專家”發表了一番高論:最近涪陵榨菜的股價一路下跌,說明經濟低迷,大陸人連榨菜都吃不起了。

這讓大陸人民都樂了,并對這位“專家”的坐井觀天表示深深的同情。這個事件不但登上了熱搜,還在網上掀起了一場榨菜的“炫富”大賽。就連不少台灣網友,也對這位“名嘴”的無知言論表示尴尬不已。

但話說回來,榨菜為什麼賣不動了?台灣“财經專家”可能不知道,近年來大陸有一個詞——消費升級,人們的消費需求日益多元化和個性化。正如網友總結,所謂大陸人民吃不起榨菜,更有可能是榨菜産品跟不上人們“消費升級”的步伐,漸漸讓消費者失去了興趣。

一場網絡群嘲,吃榨菜成了一種“炫富”

2013年,台灣教授高志斌曾稱普通大陸老百姓連“茶葉蛋”都吃不起,一度引得大陸人民忍俊不禁。但忽然之間,榨菜又成了“富人”的标配,微博上已經掀起了一股“吃榨菜炫富”的狂潮,就連局座張召忠也趕緊吃點榨菜來為自己正名。

原來,在台灣一檔名為《關鍵時刻》的談話節目中,“财經專家”黃世聰在節目中表示“大陸現在很頭疼”,并舉了一個例子。他說,“大陸有隻股票叫‘涪陵榨菜’( 黃世聰錯把‘涪(fú)’讀成了‘péi’),其品牌旗下的榨菜在大陸人心目中堪稱‘泡面搭檔’。從榨菜的銷量和股價可以看出大陸人的生活質量。”

按照他的邏輯:此前,涪陵榨菜銷量一路上漲時,由此可見大陸中下階層的人民人人都吃得起泡面配榨菜;但最近涪陵榨菜的股價一路下跌,說明經濟低迷,大陸人連榨菜都吃不起了。

這不但笑噴了大陸網友,就連台灣網友也都為“名嘴”的水準感到尴尬和丢人。一位台灣創投大佬在朋友圈感慨:一支股票的漲跌就結論成大陸同胞吃不起榨菜,顯示了台灣電視名嘴的水平,這些掌握輿論公器的人,秉持井底蛙心态,不願西望大陸的發展,也不承認或視而不見大陸的崛起,也才有了茶葉蛋及榨菜的笑柄。

随後,《關鍵時刻》節目組迅速把節目中“吃不起榨菜”片段删了。

榨菜賣不動了 ,四天市值蒸發44億元

為什麼“财經專家”黃世聰會認為大陸人民吃不起榨菜?

7月30日晚間涪陵榨菜發布了2019年半年報,由于低于預期導緻股價一跌再跌,僅僅四天市值就蒸發了44億元。而媒體在報道時調侃式地用了“榨菜也吃不起了”、“爆雷”等标題。

對此,在涪陵榨菜召開的上半年經營情況電話交流會議上,總經理趙平回應稱,涪陵榨菜并非賣不動了,更不是“爆雷”。

涪陵榨菜之所以半年度業績放緩,一是因為宏觀消費端乏力,收入端增長放緩;二是由于二季度公司增加了管理轉型以及渠道建設的費用投放。在二季度,涪陵榨菜不但增加了約3000萬元的銷售費用來做渠道建設和管理調整,還利用閑置資金購買了一塊土地,這些都是導緻利潤下降的直接原因。

從公布的數據來看,涪陵榨菜上半年營業收入為10.86億元,同比增長2.1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15億元,同比增長3.14%。盡管涪陵榨菜上半年業績數據仍在增長,但個位數的增幅卻是上市以來最低值。

反觀涪陵榨菜2016-2018年這3年來的半年報,營業收入同比增長分别為27.60%、30.59%和34.11%的,淨利潤同比增長分别為27.38%、48.38%和77.52%,2019年上半年的“成績單”确實不如人意。

這幾年,在不知不覺中,一包榨菜的單價不斷上漲。

2016年7月,涪陵榨菜将11個單品的産品到岸價格提高8%~12%;2017年2月,涪陵榨菜又以“緩解成本壓力”為由,上調了80g和88g榨菜9個單品的産品到岸價格,提價幅度為15%~17%不等。

2017年四季度,涪陵榨菜将脆口榨菜從175g包裝降低至150g,主力榨菜由88g降至80g,但售價不變,變相提價10%~16.7%;2018年11月,涪陵榨菜上調7個單品的産品到岸價格,提價幅度約10%。

三年四次漲價,讓涪陵榨菜成為了市場上有名的“漲價概念股”。而漲價直接拉動了毛利率,2019年中報涪陵榨菜毛利率達到58.55%,穩穩坐上了全國涪陵榨菜的寶座。

發家史,從瀕臨破産小廠到榨菜龍頭

涪陵榨菜半年報不及預期,令人出乎意料。畢竟一直以來,涪陵榨菜都是股民心中的大白馬股,那個從一個資不抵債的小廠轉身成為全國榨菜龍頭的故事也被人津津樂道。

涪陵榨菜由原涪陵市政府于1988年創辦,是一家國營企業。1999年底,涪陵榨菜公司負債1.75億元,實際上已經是資不抵債了。當時,公司擁有員工4000人左右,生産技藝采用的都是傳統落後的手工制造,一整年的銷售額連一個億都沒有。

2000年,涪陵榨菜依舊處于虧損狀态,就在這個時候,周斌全的出現扭轉了公司的困境。當時,周斌全在公司擔任董事長、總經理兼黨委書記。

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來也巧,因為涪陵榨菜工廠處在長江沿岸,趕上三峽拆遷工程,涪陵集團因此獲得了1.4億元的拆遷款。正是拿着這筆錢,涪陵榨菜的曆史從此改寫。

當時,周斌全力排衆議,引入了一條榨菜自動化生産線。2001年,又以1200萬元的價格購買了德國的一條全自動生産線,從清洗、切割、篩選到殺菌實現了全部自動化。當然,這錢花出去之後效果也是立竿見影,2001年涪陵榨菜的銷售額就達到了1.5億元。

除了對加工技藝進行升級,涪陵榨菜還在廣告上投入了大筆資金。2006年,《還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涪陵榨菜選擇張鐵林擔任他們的代言人,還花了1400萬元購買了四個月的央視廣告位。在央視廣告、明星代言的效應下,涪陵榨菜的銷售量以每年20%到30%的增幅增長。

2008年,周斌全又實施了“聚焦”戰略,在公司一百多種産品中砍掉了80%的産品,隻保留20多種産品來着重打造。同一年,公司改制為了股份制公司。實力不斷壯大。

2010年11月23日,涪陵榨菜登陸A股,當天就上演一場堪稱瘋狂的首秀。涪陵榨菜在以25.6元/股高開後,股價一路飙升,三次被臨時停牌,最後收漲191.6%。

榨菜、泡面滞銷背後:跟不上消費升級,自然被淘汰

說到榨菜,就不得不提到它的伴侶——泡面。

此前,受到外賣崛起等各種因素的影響,我國的泡面銷量自2015年銷售量就開始下滑,導緻統一、康師傅這樣的快消企業經曆一段黑暗時期。有數據顯示,2016-2017年期間,統一大陸員工縮減了近4000人;而占據中國泡面市場半壁江山的康師傅利潤持續下滑,甚至被剔出恒生指數。

但如今,泡面在大陸市場又再度複蘇了。美國咨詢公司裡斯咨詢近日發布報告稱,2018年中國方便面銷量402.5億份,占全球方便面銷量的38.85%,排名第一。

康師傅、統一做了什麼?

從2018年開始,統一推出湯達人系列泡面,對舊工藝做了改進,料包用高湯熬制,産品單價從3元拉到5元,擺脫從前低端的密集競争伸向中端線。随後,統一又推出價格近20元的滿漢大餐,用大塊牛肉替代了脫水蔬菜和牛肉丁。

而康師傅則推出"黑白胡椒"系列及"金湯"系列、"匠湯"系列、豚骨面,2017年推出"鍋煮拉面"和DIY面系列,定價均在5元以上,EXPRESS速達面館等高端新品則瞄準追求生活品質的高端人群。

高端泡面,成為了統一、康師傅業績增長的強勁新動力。财報顯示,統一旗下湯達人在2018年銷售額同比增長達30%,營收規模超過19億元;康師傅高端方便面銷售額同比增長10.6%,而售價較低的幹脆面銷售額同比下滑24%。

此外,在淘寶搜索關鍵詞“方便面”,可以發現排在前面的不僅有泡面,更多是酸辣粉、螺蛳粉、韓國進口泡面, 而且單價并不便宜。尤其是當下特别火的方便小火鍋,盡管一個小火鍋單價在30-40元左右,依然抵擋不住消費者的熱情。

可以看出,國人的消費水平不但沒有像“台灣專家”所認為的質量下降,反而是在不斷提高。正如網友們總結,涪陵榨菜賣不動,更有可能是榨菜産品已經跟不上“消費升級”的速度了。

文 | 投資界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s://caifu76728.cn)轉載作品,作者: 闫啟 ,責編:邢通。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喽,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确。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