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的城市生意

摘要:随着阿裡雲在上海宣布升級數字政府,騰訊智慧産業總部宣布在長沙落座,浪潮在成都高調發布“智慧城市底座”......有關城市的賽道似乎正變得炙熱而動蕩。

“智慧城市不是烏托邦,而是理想國”

城市正成為一門好生意。

雖然距離1900年《波士頓環球報》記者托馬斯·安德森以插圖的形式對波士頓這座城市做了瘋狂暢想已經過去119個年頭,但人們對于城市的探索還未停止。

随着阿裡雲在上海宣布升級數字政府,騰訊智慧産業總部宣布在長沙落座,浪潮在成都高調發布“智慧城市底座”......有關城市的賽道似乎正變得炙熱而動蕩。

此前雷鋒網報道了《阿裡騰訊在海南的智慧城市之争》,分析了海南作為自貿區所潛藏的黃金機會對于AT戰略的意義。伴随着全國各地政府對“數字經濟”解讀的深入以及治理需求的提升,智慧城市正如俯沖而下的瀑布,産生前所未有的沖擊力。

在中國特殊的政治體制下,有無數的案例告訴我們,城市改造權依舊牢牢控制在政府手裡。每個街道的繁華、行業的榮辱、曆史的興衰,都與政策密不可分。所以,抓住了政府需求這根弦,才能彈出對城市新構想的旋律。華為、百度、金山,甚至中電科、三大運營商都是這種做法。

“數字政府”的口号切中了一個要害。如果以落後的政府形态、陳舊的數據方式來規劃城市的發展,似乎是本末倒置的事,就像年長者看待新生事物,有着無從下手的迷茫。所以,改革,先從政府開始是個好路子。

AT之中,騰訊目标明确,經曆了遊擊戰到集團軍的打法。尤其是數字廣東的模式複刻,會帶來一連串争相效仿的反應。

【一号工程】是起點

廣東省的數字政府改革以『一号工程』的名氣讓業界驚歎決心之大。這其間,離不開廣東省領導的“長官執行力”,以及騰訊高層為此所投入的種種資源。

政府側,廣東裁撤了省直機構的省信息中心,成立了廣東省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省市縣三級都成立了相應機構,統籌規劃全省“數字政府”改革建設,同時還邀請國家級專家成立專家委員會對“數字政府”改革進行頂層規劃指導。企業側,騰訊聯合三大運營商成立數字廣東公司,聯合華為共同強強聯手對廣東各級政府的數字化轉型進行專業運營建設。

一切順水推舟,廣東省數字政務改革撕開了新的口子。

在2018年,粵省事小程序這個爆款一夜之間深入到了廣東人的生活當中,至今上線人數已突破1400萬,700多服務集成在粵省事小程序上。低頻的政務服務遇到了高頻的民生服務,碰撞出了新的火花。

到今天,數字廣東已經形成了『3+3+3』的矩陣,即面向3個對象(老百姓、企業、公務員)、提供3大應用(粵省事、政務服務網、協同辦公平台)、提供3大平台(政務雲平台、政務大數據中心、公共支撐平台)。從這個模式來看,數字廣東就是構建數字政府的一個數字化助手的角色,廣東省未來所有的廳局委辦都會圍繞基礎的平台去做政務信息化的落地。

“全省一盤棋”是必然要去實現的事。

為此,廣東省各個廳局委辦的業務系統全部遷移到“數字政府一朵雲”上,實現了内部統籌管理。數字廣東有自己的數據治理團隊,把政府所有業務中的數據彙聚形成一個政務大數據平台,打通業務壁壘。

數字廣東數據平台部總經理程晶表示,“全省一盤棋”内涵不僅是實現省市、跨市的這種上下左右的數據流通,還會在未來實現業務的跨區域的辦理。2019年,粵省事在廣東省的覆蓋目标是21個地市。

可見,自上而下,卓有成效。

WeCity是騰訊城市戰略的“陽謀”

在數字廣東迅速崛起的這一年,阿裡的城市大腦也進入多個城市,比如在海口宣布落地,比如城市大腦2.0版本在杭州發布,達摩院視覺智能引擎發布“數字平行世界”的新品......

尤其是以阿裡系、浙大系、浙商系和海歸系為代表的創新創業“新四軍”在浙江大力推動的“最多跑一次”政府網上服務項目也正開花結果。除此之外,杭州有一大批創新企業在政府政策支持下成為杭州城市大腦的每一個零部件,包括螞蟻金服、海康威視、新華三、大華、阿裡雲、華數、連連支付、城雲國際、銀江股份、銀杏谷投資、雲栖城市大腦、華通雲等。

在雷鋒網《複盤阿裡城市大腦這3年》的文章裡,我們已經看到阿裡城市大腦已覆蓋交通、安防、醫療、旅遊、市政建設、城市規劃、工業、環境、政務民生等領域,吸金無數。而騰訊,正把數字廣東的這種成功的可能性做最大擴充——正式發布全新的政務業務品牌“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

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整體架構

着眼于未來,重新定義未來城市居民、服務、空間場景,以雲能力為基礎,是騰訊這套方案的重點。

具體來說,WeCity未來城市這套方案有着“1+3+4”總體架構,即一朵基礎雲,三大中台(應用中台,數據中台,人工智能中台),支持四大領域(數字政務、城市治理、城市決策、産業互聯)。

這背後的涵義是:單純的數字政務無法滿足後三個領域的需求,需要納入新的技術,物聯網,AI等,涉及到相關團隊的協同作戰。而從整體層面來發布,有利于“集團化”作戰。

外界可以看到騰訊對于政務理解的進化正在形成。

實際上,最早談及“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是在2019年5月21日的騰訊全球數字生态大會上,這一天是粵省事上線的一周年紀念日。發布這項方案的是騰訊雲總裁邱躍鵬。

邱躍鵬所在的CSIG事業群是被騰訊内部定義為“轉型産業互聯網的前沿抓手”,彙聚了醫療、教育、金融、交通、零售等闆塊的業務,而“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正是未來大的城市體系的整體方案,雲計算作為貫穿始終的能力,是産業互聯網的重要驅動力。

現在,“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已經成為騰訊的智慧城市最新戰略,與阿裡的“城市大腦”屬于同一級别的集團整體戰略。

對于為何不用行業熱衷的“大腦”來形容這個方案,騰訊公司政務雲副總裁、數字廣東總裁王景田的答案是:

第一,隻有大腦不夠,最關鍵的是智慧城市戰略需要有實效,讓城市裡的企業和個人有實實在在的感知,光是大腦并不能做到。

第二,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的内涵比數字政府要大得多,照顧了城市場景的方方面面。現在政府有規則的轉變,所以要有規則的制定,但基本上數字政府與智慧城市各場景是平行在建設的,驅動力是一緻的:一是技術,二是生态。

從最近騰訊與湖南省政府的合作看得出來,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正進入“數字湖南”的建設。比如旅遊方面有一部手機遊湖南,能源方面有智慧能源大數據平台,醫療方面有醫療健康服務“一卡(碼)通”,交通方面有立體化城市智能綜合交通體系,文創方面有5G創新實驗室、4K+AI實驗室等。

騰訊智慧城市的新玩法

騰訊智慧城市沒有走集成商賣設備、雲廠商賣雲、運營商賣網絡的老路,而是另辟蹊徑。雷鋒網總結出幾大特色。

1)研究型權重增加。

無論是數字廣東的誕生還是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的提出,有個角色不容忽視:騰訊研究院。據騰訊公司政務雲技術總監、“WeCity未來城市”總負責人王剛介紹,很多新的思路都來源于騰訊研究院的調研結果,把握市場的最新需求。騰訊研究院的分量極重,以至于每次騰訊辦大會都有一個發布數字生态報告的環節。

2)社交中感知城市服務。

對于普羅大衆來說,感知城市服務(尤其是政府服務)似乎缺乏好的線上窗口。而騰訊和阿裡的區别在于,去支付寶裡找城市服務還是去微信裡找城市服務。騰訊有着強的社交基因,微信能讓居民訴求得到更好的表達。

3)自上而下的産品思維。

從資源支撐的角度來看,阿裡自下而上,打造規模龐大的基礎設施,而騰訊是自上而下,先分析應用需求後在尋找底層支撐。說到底,這是騰訊做了多年産品應用後得出的經驗:從需求側出發。

4)聯合體将流行。

過去的建設當中,城市服務用了多家公司的項目,造成信息孤島,現在是一家作為主體牽頭方。比如在8.7億的成都智慧綠道豪單裡,騰訊雲、東華軟件、騰訊投資、華體照明成立了聯合體,讓業界看到了一種新的可能性。現在騰訊具備了牽頭方的角色,不意味着全部自己做,而是有意把分工傳統再深化下去。

5)觸及國家級項目。

粵省事的成功使數字廣東成為騰訊智慧城市起點,但粵省事也是目前中國政務服務小程序的起點。這個小程序服務的數據會來源于中央各大部委。2019後半年乃至2020年,這個小程序勢必更加完善。

帶着這5點新玩法,騰訊的智慧城市在WeCity未來城市這個框架内會激發不一樣的化學反應。

城市邁向『理想國』

可見的是,越往後,打通之後的數據就會成為城市的“通用語言”。目前的城市單中心格局正發生突變,區域性的城市形态正在重建,跨區域打通數據、跨業務系統打通數據将變得更有效,當然也會更富有難度。

而騰訊正在智慧城市領域結束之前的遊擊戰做法,以數字廣東趟過的坑、取得過的成功作為新起點,與托馬斯·安德森百年前的構想正達成某種精神上的一緻。

因此,城市邁向『理想國』,既成為了一種當下的期待,也成為一種正在靠近的現實。

文 | 雷鋒網

本文為 品途商業評論(https://caifu76728.cn)轉載作品,作者: 王剛 ,責編:邢通。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品途商業評論觀點。

發表評論

您的操作太快喽,請輸入驗證碼

您輸入的驗證碼不正确。

看不清? 點擊更換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