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産電影
《哪吒》北美355萬美元,文化入美為時尚早

《哪吒》北美355萬美元,文化入美為時尚早

與它們相比,國産電影的北美之路剛剛跟上節奏,但還沒能在文化市場形成穩定的中國文化輸出,除《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外,依然是港片和文藝片占據出口的主要潮流,在類型和内容上尚沒有實現突破。

香港再無“渣渣輝”

香港再無“渣渣輝”

不難發現的是,此前的香港演員大多都是港劇出身,然後轉向更為“神聖”的電影領域,而現在的演員更多是聚焦在電視劇上,真正的“電影咖”則少之又少。

已經沒有年輕人做電影發行了

已經沒有年輕人做電影發行了

區域發行十餘年,同時互聯網和票務平台進入發行也有五六年,這個在較早之前讓很多人略感神秘的行業,目前的确是進入到一個“瓶頸期”,那麼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否合适進入電影發行行業呢?

華誼們的時間機器

華誼們的時間機器

回望十年又十年,華誼們身上有當初香港電影業的影子,卻也不盡相同。與90年代的香港比,我們有更大的市場容量,卻也面臨更複雜的難題,互聯網技術的入侵讓電影從業者不可避免的迷茫。

批片江湖2019:造富夢、賭博心與方法論

批片江湖2019:造富夢、賭博心與方法論

各環節依舊充滿不确定性

晨訊:字節跳動或将在科創闆上市;2018全國網上零售額突破9萬億;小紅書組織架構升級
原創

晨訊:字節跳動或将在科創闆上市;2018全國網上零售額突破9萬億;小紅書組織架構升級

品途商業評論每日晨訊,關注商業相關大事件,科技前沿行業要聞,最新投融資信息,互聯網熱點價值事件;賦能相關創業者,科技創新者。

縱觀2018年15部爛片,我們總結了這些規律

縱觀2018年15部爛片,我們總結了這些規律

對于中國電影人來說,這可能會是一段艱難的時間,但同樣也可能是一個契機。失去了資本加身的光環,中國電影市場才會越來越接近它本來的樣子,真正走心的電影才會赢得觀衆的喜愛和支持。

八大關鍵詞深度解析2018年電影市場的風雨飄搖

八大關鍵詞深度解析2018年電影市場的風雨飄搖

回顧2018年電影市場,不難發現,唯票房論破了,低價策略破了,低門檻産出模式也破了,能否達成600億票房的小目标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畢竟在影視寒冬之下,進行影視工業化升級,促進成熟市場運作才是關鍵。

電影總局發文促進市場繁榮,連跌三年的影視闆塊将否極泰來?

電影總局發文促進市場繁榮,連跌三年的影視闆塊将否極泰來?

到2020年,全國加入城市電影院線的電影院銀幕總數達到8萬塊以上。鼓勵企業積極投資建設電影院,鼓勵電影院線公司依法依規并購重組。

砸 33 億「收編」華誼、博納、光線和萬達,阿裡買沒買到「實惠」?

砸 33 億「收編」華誼、博納、光線和萬達,阿裡買沒買到「實惠」?

對阿裡影業的投資,可以說是阿裡布局影視領域的核心。圍繞阿裡影業的業務,阿裡巴巴和阿裡影業也不斷的通過投資、并購,打通影視産業鍊各個環節。

核心業務扭虧為盈!阿裡影業半年報:卸曆史包袱,展進取雄心

核心業務扭虧為盈!阿裡影業半年報:卸曆史包袱,展進取雄心

11月8日,阿裡巴巴影業集團(簡稱阿裡影業)發布半年财報。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營業收入達15.32億元人民币,較上一年同期六個月的11.84億元人民币,增長29.4%。

《寶貝兒》的撲街

《寶貝兒》的撲街

任何一部現實題材影片,想要形成社會話題的發酵,其首要前提是故事要好,至少不能崩。

2018國産電影回春, 國産電影、進口電影分賬模式分析

2018國産電影回春, 國産電影、進口電影分賬模式分析

國産電影此處指出品方、制片方為中國大陸企業的電影。合拍片指中外資方、中外制片方合作制作的影片。由于合拍片與國産電影的分賬模式基本相同,故此處歸為國産電影分賬模式中。

貓眼要上市 行業換賽道 下半場究竟怎麼走?

貓眼要上市 行業換賽道 下半場究竟怎麼走?

在沒有票補之後,如何才能穩定市場份額,或者說擊倒對手呢?

國産電影有網瘾

國産電影有網瘾

國産電影有了網瘾,這也說明,“互聯網+電影”的配方既是良藥苦口,也有副作用。

《阿修羅》:六年磨一劍卻上映3天宣布撤檔,是尊嚴還是營銷?

《阿修羅》:六年磨一劍卻上映3天宣布撤檔,是尊嚴還是營銷?

影視圈的人們還是要牢記一點,甚至作為核心點:别再玩虛的了,好劇情、好内容才是勝出的法寶。

《我不是藥神》沒有繞過他人的“地獄”

《我不是藥神》沒有繞過他人的“地獄”

輿論對于《我不是藥神》的過分褒獎,更多是基于對“娛樂至死”與“圈錢套路”主導下的國内影壇的慣常失望。

從仿制到原研:哪個才是我們的藥神?

從仿制到原研:哪個才是我們的藥神?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仿制藥的質量提高,隻能把我國變成一個制藥大國,最終仍然會形成與美國、印度的同質化競争。

戲骨撐不起的《龍蝦刑警》:被寵新導演的“上位法則”

戲骨撐不起的《龍蝦刑警》:被寵新導演的“上位法則”

總有“拼盤”的電影項目,在市場上想要四兩撥千斤賺取高票房,前些年的綜藝電影和當下的喜劇人電影,大概就是其中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