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剛

長期專注互聯網TMT領域深度報道。

  • 發表文章(233)
墨迹天氣的病,KEEP們的痛

墨迹天氣的病,KEEP們的痛

前不久有媒體報道稱,打開Keep軟件,貼有“廣告”字樣的内容開始出現在社區裡,Keep開始廣告變現。

被誤解的BAT小程序之争

被誤解的BAT小程序之争

未來,或許如暢銷書《藍海戰略》所描繪的那樣,在過度擁擠的産業市場中,硬碰硬的競争隻能令企業陷入血腥的“紅海”,即在競争激烈的已知市場空間中,并與對手争搶日益縮減的利潤額。

“怨夫”李國慶摔杯:互聯網大佬分手沒有體面?

“怨夫”李國慶摔杯:互聯網大佬分手沒有體面?

電影《前任攻略》除了火了《體面》這首歌,還引起了一波話題讨論:就是手撕前任到底是一種什麼體驗?網友們說:“撕的是他,痛的是我。”

金融科技的2.0時代到來?

金融科技的2.0時代到來?

一步一個腳印,順應産業需求,打好基礎再邁出去。玖富數科集團這種成長方式又決定它的發展屬性,同時也決定了其生态“地基”足夠牢固。

危乎高哉,AI教育之蜀道

危乎高哉,AI教育之蜀道

互聯網圈一直普及“唯快不攻”的理念,在這個快魚吃慢魚的背景下,成就網易有道的或許正是這份對教育這個“慢”行業的清醒認知。

無人駕駛的落地,是一場AI與人的博弈

無人駕駛的落地,是一場AI與人的博弈

從AI技術演化的角度來看,深度學習算法為核心的“智能化”實際上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智能,而是基于大數據和深度學習算法在“動态規劃”原則下對統計意義上“最優解”的達成。

不甘做昨日黃花,逆流期企業該如何實現回歸?

不甘做昨日黃花,逆流期企業該如何實現回歸?

企業發展也需要适應周期性。

李彥宏濕身,丘吉爾感冒

李彥宏濕身,丘吉爾感冒

對百度的讨厭和不滿?對李彥宏個人的不喜歡?還是隻是單純的為了出了個名?

5G+無人駕駛時代,誰将占領Car OS的制高點?

5G+無人駕駛時代,誰将占領Car OS的制高點?

其實,特斯拉基于MODLE S 已經初步實現了L5級别的無人駕駛,由于安全風險以及政策法規的問題并未大規模量産,但技術上的完成度已經達到新的高度。

新零售業态沖擊,同城貨運或将轉戰B端

新零售業态沖擊,同城貨運或将轉戰B端

同城貨運下一局怎麼打。

販賣焦慮的知識付費,真的應該受到指責嗎?

販賣焦慮的知識付費,真的應該受到指責嗎?

所以适當地焦慮對大部分人來說反而是一種好事,正如在網易新聞客戶端的行為數據中所顯示的那樣,處于用戶需求頂端的不是娛樂也不是資訊,而是自我成長。

想做3.0版的視頻電商?弱化短視頻或是抖音、快手們的必經之路

想做3.0版的視頻電商?弱化短視頻或是抖音、快手們的必經之路

電商化趨勢

硬傷太多的新氧,會不會是下一個“破發”的如涵?

硬傷太多的新氧,會不會是下一個“破發”的如涵?

4月9日,新氧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說明書,拟赴納斯達克上市。不出意外,“互聯網醫美第一股”的稱号或将落到新氧的頭上。

搜狗财報“過冬”:财報虧損,AI成拖累,硬件折戟

搜狗财報“過冬”:财報虧損,AI成拖累,硬件折戟

解讀搜狗财報。

從實名舉報到集體投訴:大搜車為何飽受質疑?

從實名舉報到集體投訴:大搜車為何飽受質疑?

未來大數據勢必将在二手車市場大展身手。

百度起訴頭條背後的思考:BATJ各自小程序的圍牆、交集與未來

百度起訴頭條背後的思考:BATJ各自小程序的圍牆、交集與未來

事實上,消費互聯網時代的大部分高頻剛需的模塊已經穩定,在下一個轉折點之前“野蠻人”已經沒有機會空降,教育市場雖然沒有穩定,但這個行業也不是憑着一腔熱血燒錢就能做好的,最起碼短期不可能。

偶然負面事件背後的必然因子:克拉克拉陷入“MVP陷阱”?

偶然負面事件背後的必然因子:克拉克拉陷入“MVP陷阱”?

區塊鍊技術應用于越來越多的領域,真正發揮出技術造福于人類的原始初衷。

“限補令”催熟的素質教育,風口什維克們的“拉郎配”話劇?

“限補令”催熟的素質教育,風口什維克們的“拉郎配”話劇?

對于素質教育的創業公司來說也同理,盡管素質教育是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但前提是要先活下去。

南商湯北曠視,誰是慕容複,誰又是喬峰?

南商湯北曠視,誰是慕容複,誰又是喬峰?

可能商湯與曠視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大膽設想也許有一天他們會走上“攜程去哪兒”的道路,也有可能他們“相濡以沫,卻相忘于江湖”。

屌絲逆襲成功的京東方,為何頻頻飽受質疑?

屌絲逆襲成功的京東方,為何頻頻飽受質疑?

因此京東方這樣的科技産品型企業要想享受技術、品牌所帶來的溢價,要思考的隻能是在技術上進步,在高端産品上打敗對手,享受溢價,而非始終把擴大生産線放在首位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銷為什麼不行了?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