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這家夥很懶,什麼都沒留下

  • 發表文章(89)
不怕罰款的巨頭病應該怎麼治?

不怕罰款的巨頭病應該怎麼治?

馬化騰之前回應“騰訊沒有夢想”的批評時,堅持認為“數據不能任意打通,通信、社交、用戶行為不能打通,這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微信纏鬥支付寶,誰是B端之王?

微信纏鬥支付寶,誰是B端之王?

有媒體最近把焦慮問題分别抛給了微信和支付寶,微信支付副總裁耿志軍說,微信支付團隊壓力突出,都在焦慮往哪裡走,還能再翻多少翻。

假如特斯拉倒掉會發生什麼?

假如特斯拉倒掉會發生什麼?

如今中美的新能源補貼都在退坡,上半年特斯拉在美國的單車補貼還有3759美元,下半年就隻有1875美元了,6月25日中國的新能源補貼政策也做出了重大調整,到2020年底純電乘用車的補貼都将完全取消。

騰訊正努力成為一台後驅車

騰訊正努力成為一台後驅車

過去騰訊一直在講雙輪驅動的競争力,就是充分發揮微信等基礎設施對流量和用戶的先天影響,輔以投資或并購,把别人的夢想固化在自己的戰車上,進而加固對整個生态鍊的影響力。

我們生産數據的速度比5G還快,究竟是信息垃圾還是文化财富?

我們生産數據的速度比5G還快,究竟是信息垃圾還是文化财富?

改變世界的不是技術,而是數據信息背後每一個真實的人。

20萬小城商家的生意裡藏着智能硬件的進化路徑

20萬小城商家的生意裡藏着智能硬件的進化路徑

“下沉人群崛起的消費意願和能力與次等供給的不匹配,将催生出新的商業模式”

5G帶動短視頻話語權遷徙,誰會從中獲益?

5G帶動短視頻話語權遷徙,誰會從中獲益?

短視頻競争正進入深水區,成功的平台需要一邊幫助内容生産者打造品牌,一邊完成平台的生态建設。

資本眼裡的騰訊:支付不穩,遊戲真香

資本眼裡的騰訊:支付不穩,遊戲真香

騰訊肯定有夢想,但總是碎碎念“遊戲基本面很強”,“監管問題最終會解決”,這個夢想未必值得羨慕。

養不活錘子手機的粉絲仍然養得起羅永浩

養不活錘子手機的粉絲仍然養得起羅永浩

養不活錘子手機的粉絲仍然養得起羅永浩,這個真相太殘酷了。

外賣B端大戰鳴槍,美團和餓了麼勝算幾何?

外賣B端大戰鳴槍,美團和餓了麼勝算幾何?

​外賣行業的B端大戰隻是剛剛鳴槍,大家都是探路,硝煙未必熾烈,結局生死攸關,畢竟這一次的勝利者将由商家決定。

雷軍的熱血和小米的困局

雷軍的熱血和小米的困局

這個行業中已經入局的玩家無不财雄勢大,小米隻能算是小字輩,而且這還是個零和博弈的市場,小米不是赢家,就隻能是輸家。

雷軍和羅振宇都不發好人卡了!

雷軍和羅振宇都不發好人卡了!

以前的公司喜歡家庭式的固定情感聯系,但今天的青年人厭惡聖母,讨厭綠茶,反對一切政治正确,他們擁有承受殘酷現實的能力,這大概也是一種進步。

我不信西西弗、PageOne是賣書賺錢的!

我不信西西弗、PageOne是賣書賺錢的!

在手機主宰碎片時間的今天,還有誰願意在書店消磨時光,或者換個說法,是不是在書店裡扔兩台咖啡機再加個文創雜貨鋪就變成了一門新生意?

互聯網拯救還是拖累了國産車?

互聯網拯救還是拖累了國産車?

創造當然需要創造性思維,為世界貢獻了A型車的亨利·福特就說過,“如果你咨詢顧客想要什麼樣的産品,人們隻會告訴你,想要一匹更快的馬!”

谷歌,互聯網世界最後的精神貴族

谷歌,互聯網世界最後的精神貴族

谷歌很忙,員工們忙着研發各種改變世界的黑科技,但5250萬用戶隐私數據的洩露,終于把CEO Sundar Pichai送去了國會的聽證會。

流媒盛世:騰訊音樂向左,網易雲音樂向右

流媒盛世:騰訊音樂向左,網易雲音樂向右

中國在線音樂市場的雙雄格局一旦确立,必然承擔起文化輸出的曆史使命。

下個十年的BAT,AI會是重啟鍵嗎?

下個十年的BAT,AI會是重啟鍵嗎?

這一次互聯網不僅需要與傳統行業共患難,還要同享安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AI主導的後互聯網智能時代,不管縱橫20年的BAT還是後起的TMD,沒必殺技注定被虐菜,這已是大家的共識。

遊戲跌倒,誰會吃飽?

遊戲跌倒,誰會吃飽?

但無論騰訊還是網易,也不管遊戲總量控制如何撲滅市場狂熱,中國遊戲巨頭都不可能完全與遊戲切割,能做的除了出海隻剩下兩條——

遊戲和社交雙擎熄火,騰訊是時候尋找“清潔能源”了!

遊戲和社交雙擎熄火,騰訊是時候尋找“清潔能源”了!

在最新的Q2财報發布之前,成功預判到這種走勢的資本市場已經提前消化了風險,騰訊市值從今年1月的巅峰滑落,蒸發了萬億港元,力壓麻煩纏身的Facebook拔得頭籌。

華為和蘋果,到底誰站在C位?

華為和蘋果,到底誰站在C位?

一個是萬億市值的巨無霸,一個是世界亞軍的國産圖騰,聚光燈下的兩位重量級選手在三星中國“退團”的襯托下,越發撩撥了看客的興緻。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銷為什麼不行了?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