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極體

你的困惑,來自于無路貼近未知。我們在技術、學術、世界化的異面,販來極限腦量下的TMT。

  • 發表文章(416)
Libra盟友紛紛“跳船”,聯盟鍊還有戲嗎?

Libra盟友紛紛“跳船”,聯盟鍊還有戲嗎?

目前看來,信任性、穩定性、實用性,就如同“鐵三角”一樣,形成了央行數字貨币的基礎位面。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站在商業、技術與人文三叉路口的實體書店

天貓圖書與上海志達書店和杭州博庫書城聯合打造的“新零售”書店樣闆,除了流程自動化之外,通過個性化的算法推薦,向讀者挖掘并推薦相關延伸書籍,以期進一步提升書店坪效。

不想再做“美國夢”的印度精英

不想再做“美國夢”的印度精英

最近印度理工學院馬德拉斯分校(IIT Madras),就在全力開發用于移動計算、監控攝像頭和網絡系統的微處理器程序Shakti,以期減少對外國計算資源的依賴,從而降低網絡攻擊的風險。

正在被普通人抛棄和抛棄普通人的網吧

正在被普通人抛棄和抛棄普通人的網吧

在消費分層之後,個性化是網吧在今天出現的另一明顯趨勢。像是一些網吧會主打“電競館”概念,在Ti、LPL等等重大電競賽事時舉辦主題活動,或是承辦一些地域性的電競比賽。

微博“超話”幻滅之後

微博“超話”幻滅之後

比如玩家才是最重要的資源,衡量一款産品(明星)的價值必然逃不開玩家數量、氪金爆肝程度、留存率等指标,這些都直接反映了“明星養成遊戲”的熱度。

自動駕駛L2來了,它會讓駕駛更輕松嗎?

自動駕駛L2來了,它會讓駕駛更輕松嗎?

其實是技術無用嗎?當然不是,技術總是有用的,我們缺乏的是對技術的理解。車廠不知道怎麼普及、銷售不知道如何解釋、消費者不知道如何去用,那這一技術研發的意義是什麼呢?

重創之後,聲音社交還有未來嗎?

重創之後,聲音社交還有未來嗎?

也許到最後,會發現社交産品的興衰與某個世代無關,語音也未必是真風口。聲音社交的百花齊放,也無法幫助用戶擺脫孤獨,因為真正的關系單獨靠音頻是很難滿足的。

遊戲變革者,集結在5G邊緣

遊戲變革者,集結在5G邊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5G打開了電子遊戲史上一個前所未有的周期。遊戲得以脫離硬件桎梏,走向全虛拟、無門檻的未來遊戲模闆,或許就将自5G時代而始。

轉型不畏,時代中的大寫浪漫

轉型不畏,時代中的大寫浪漫

什麼是最浪漫的事。

讓5G,到萬物的n次方那邊去

讓5G,到萬物的n次方那邊去

在未來,每個企業、每個行業、每個國際和地區,需要的土壤是不一樣的。需要的土壤養分會是定制化和經過複雜排列組合的——這是華為的未來。

調戲過114客服之後,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調戲過114客服之後,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機器搜索引擎之父喬納森·弗萊徹曾經說過,網絡不會永遠存在,但找到信息的問題将永遠存在,因為對内容進行搜索并找到信息的願望是獨立于媒介以外的。

2019過半,中國車聯網終于走出元年

2019過半,中國車聯網終于走出元年

車聯網的概念并不新鮮,但2019年卻格外火熱。相信很多人還記得,就在兩三年前,這一技術還常常被冠以“概念炒作”和“難落地”之名。 “每一年都是中國車聯網元年”

光神經網絡,正在照亮智能計算的未來

光神經網絡,正在照亮智能計算的未來

我們知道,深度學習神經網絡是模仿人類大腦神經元的運行方式而來的。在每一層中,來自上一層(或者輸入源)的信号經由神經元處理,将結果和前向信号傳遞給下一層的神經元。

城市大腦的“眼疾”與升級:解析高文院士提出的“數字視網膜”體系

城市大腦的“眼疾”與升級:解析高文院士提出的“數字視網膜”體系

讓城市之眼看到未來的同時,身處城市中的我們,也應該看到未來的腳印。

流媒體領域行不通的“沃爾瑪模式”,正在入侵雲遊戲

流媒體領域行不通的“沃爾瑪模式”,正在入侵雲遊戲

失敗的二元論,一半來自對手,但另一半一定來自自己。

程序員大本營GitHub遭黑客劫持,是時候認真聊聊開源代碼安全了

程序員大本營GitHub遭黑客劫持,是時候認真聊聊開源代碼安全了

從GitHub這件事上看,開源代碼的安全問題,應該已經來到了一個危險的臨界點,也給一直以來“違規飙車”的業界敲響了警鐘。

手機“核戰”未完結

手機“核戰”未完結

或許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手機“核戰”才剛剛開始。

造物者之吻:中國手機“爆改安卓”的這些年

造物者之吻:中國手機“爆改安卓”的這些年

安卓女士自機器之夢中醒來,會源于造物者的親吻。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馬斯克心心念念的“超循環”技術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馬斯克心心念念的“超循環”技術

超循環技術雖然目前的應用進度條隻加載了極小的一部分,但人們已經能從不明覺厲的種種線索之中,短平快地get到它的特殊價值。

李飛飛PK赫拉利:長盛不衰的“AI威脅論”到底有何魅力?

李飛飛PK赫拉利:長盛不衰的“AI威脅論”到底有何魅力?

對AI的讨論從未停止過。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4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銷為什麼不行了?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29 10月

發表了文章

争熱點、玩互怼,這屆互聯網公司的營銷為什麼不行了?

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從互聯網到傳統行業,到 處是互怼式的營銷。整個營銷系統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的正反饋,每一方都自覺或不自覺的參與其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